《港大醫學院生存實錄》01—O-Camp

#Longstory #故事連載 #story16013

[《港大醫學院生存實錄》01—O-Camp]

01-O-Camp {focus_keyword} 《港大醫學院生存實錄》01—O-Camp 01 O Camp

考完DSE,大家係到改JUPAS,等放榜,再改JUPAS,每年都有幾百人放HKU MBBS係A1,夢想住入醫學院,做大醫生,救急扶危,又話者係讀神科食女神。我有幸打敗左成千上萬既DSE雞,入左MBBS呢個萬劫不復既圏子入面,第一年就見盡各種光怪陸離既事,五花八門既人。真係…唔使去戲院,唔使去動物園。

好大機會入到醫科既你,又或者呢一世都入唔到醫科既你,不妨花d時間,了解下醫科學生既生存經歷,大學生活既真實剖白,比《藝妓回憶錄》、《七不思議食女事件》,又或者《馬神呃蝦條》更加有真實性。

中學雞最期待大學既第一樣野,莫過於O-Camp。單純既小朋友係會以為O-Camp係以前猶太人既割禮一樣,啟蒙大家既心靈,去迎接大學生既前衞(荒唐)。「少年你太年輕了」,MBBS既O-Camp,同好多人既期望相比,一個係企鵝,一個係北極熊。

當你以為DSE用哂人品入到神科既時候,其實入到U你先最需要人品。MBBS既O-Camp,其實同中學果d成長營、體驗營冇乜分別,都係玩下d偵探遊戲,搶下波,去沙灘玩下水咁,當然難唔到我。幾好玩,又冇乜特別,好似楊修舊雞肋咁,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。

O-Camp既重點,當然係參加者,亦即係你既組mate啦。唔知係咪DSE用哂人品,掛住番暑假工籌旗,冇去做義工賣旗,我既組mate,男仔正正常常,女仔…可謂慘不忍睹。我心諗:「————,今次真係camp錢都蝕埋。」不過唔緊要,Adam Lambert都話「No Boundaries」,我就緊係打破組既界限,「climb another mountain」。

最無謂既野就係晚上發生—惡名昭彰既Round Status(A=Available,O=Occupied,數字代表拍拖次數)。本來share感情事我冇乜所謂,但係同一班你識左24小時都冇,連佢中文名都唔知既陌生人,分享自己引以為傲既回憶,真係仲odd過番團契分享點解出街踩狗屎要感謝主。
女1:「我…A0。」(睇你個樣都知你係啦…)
女2:「A0。」(所謂一白遮三醜,唔講仲以為你係遮打花園既賓賓…)
男1:「我都係A0。」(毒L一個,不足為奇)
男2:「我都A0。」(官仔骨骨都A0,中學肯定掛住讀書)

Round完,得組爸媽唔係A0。我最後。

為左唔好嚇親人,我隨口up話A2,係呢一組根本冇需要扮清純。全組向我報以好奇既目光,好似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咁。我就好似一個信伊斯蘭教既波斯尼亞人入左信東正教既塞爾維亞,係一個異教徒,隨時俾人用AK47做低。
結果,9月1都未過,學都未開,未上Lecture我就已經做左Lecturer,同一班毫無愛情經驗既小朋友分享情史。當然,我講既版本係東拼西湊,天花亂墜,講到仲浪漫過《白雪公主》,又話者《冰雪奇緣》,差在未講埋《羅密歐與茱麗葉》橫跨世仇,驚天動地既故事。成組人聽到流哂口水,女既ff自己係公主,男既以為自己係王子。

Round完Status我都冇咁好氣同佢地玩咩我係白痴仔,我訓…

正當我就黎進入甜夢之際,隔離組邀請我去join佢地玩,而就係咁,我跨越組既界限,撃破左柏林圍牆,穿越美國大峽谷。係玩七級豬同UNO之際,認識左大學第一位女性奇人—「學界閃光彈」……

圖:MBBS O-Camp既T-shirt

From 薄扶林大學 (HKU)

HKU_MBBS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籌備一年 《乾媒體》即將推出!加入我們 成為博客 ==>
【 http://almost.dry.hk 】
🙂 分享你嘅小秘密 ==>【 http://bit.ly/sharesomething 】

Comments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