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 camp 的龜背紙

10690083_901926933169689_1621765543610938495_n {focus_keyword} O camp 的龜背紙 10690083 901926933169689 1621765543610938495 n

大大小小的camp,大大小小的字,大大小小的人。

大學很大,有時也分不清楚,在世上重要的是經歷或是記錄,玩了三天Ocamp,認識一班人,跟他們稱兄道弟,明明心照,卻又要多此一舉把它記低,寫上那張分明‘篤背隻’的龜背紙,偏偏在上面的都是好話,就像你每群玩Ocamp的,都是好人。這是學會虛偽的第一步;只是現實諷刺,過了不久你聽說那人不值一提,又或相互交惡,你還記得你曾寫過他平易近人,又或那每月相聚的溫馨提示嗎?

明明紙不重要,人也不重要,偏偏那中文寫作3了的你,要為那些他們每人擠出百多字的長文。一篇沒甚麼,寫滿全組恐怕力有不逮,還有那些對面組的,明明沒說過三句話,怎也要你幫忙寫一下字,不是我惜字如金,而是我不識字,也怕你不識字,說你份人好好太行貨,說跟你在一起很舒服又太露骨,畫圖畫嘛,又怕畫得不好你會笑,說你虛懷若谷恐怕你也不明白。隨便寫一句,啊!希望能跟你在campus見多幾面 :)就草草了事,空許約定,反正每人寫的都大同小異,你寫的跟他寫的又有何分別?

沒有分別不要緊,最怕的是她寫得明白,你卻會錯意了。她說你很可愛,你想她對你芳心暗許,卻沒想到她在她或他的龜背上都如此寫過,只有你在沾沾自喜,最後食檸檬你倒有自知之明,沒敢重提那段情話,只是你怎不明白,她從來沒認真寫過你那張龜背。只是那張白紙,她寫的時候你看不見,可一秒以後又拿下來看了,真的,假的,其實連寫字那人也不知道。一個認識了三天的人,大概也沒甚感覺,也理不得他相信真話或假話。假若你們親吻過了,又或用口接水了,定當另作別論,你們有資格評論對方的軀殼。

龜背紙也不是一無是處,至少它有鼓勵作用,當你在大學中交不到朋友被人離棄,望望那張滿是正評的廢話,左一句你很溫柔,右一句很高興認識你,有沒有想過你為何到現在還沒有朋友,也沒有女朋友,大概是因為你蠢得相信謊言,又或自卑得活在過去,躲在龜背。

雨令青爭

Comments

Tags: